【我的捐干故事】王建琴:生命的种子只需一点

2018-10-08 10:20  阅读 210 次 评论 0 条

浙江省宁波市 王建琴 2015年7月捐献造血干细胞

我是中国工商银行一名普通的员工,我叫王建琴。

1994年,我在报纸看到一则呼吁大家加入无偿献血行列的公益广告,想到能够救人一命,我毫不犹豫就报名加入了,一直坚持到现在。2008年的时候,宁波血站举办了一个联谊活动。活动中,我认识了很多朋友,他们都是已经加入中华骨髓库的前辈。其实那个时候,我对造血干细胞还是一知半解的,基本上还是停留在骨髓穿刺的认识上。想着我也许是唯一一个能把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人,一下感到热血沸腾,而且知道加入中华骨髓库的途径非常简单,就在一次去血站献血的时候向工作人员提出了这个要求。填了一张表格,多留了10毫升的血样,我就成为了一名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者。因为造血干细胞配型成功率非常低,也就没有和家人提前,甚至都忘了这事。

2014年11月份,我接到了浙江省红十字会的电话,通知说我和一位小女孩初配成功,问我是否愿意进行高分辨配型。我一阵茫然,心想难道他们打错电话了?真正听明白后,我的心一阵狂跳,我与别人配型上了,我中大奖了!“好的,我愿意,我不会反悔的!”我很肯定地回答。突然,我想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我还没跟我先生提起过这件事。捐献造血干细胞得去杭州市,要一个星期左右,事情是瞒不住的。到了晚上,我故作轻松地跟我先生说:“我和一个白血病患者初配成功了,我想帮帮她,我网上查过了,捐献造血干细胞对身体没什么影响的。”我先生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想去,那就去吧。”其实我知道,他后来偷偷在网上查询各种关于捐献造血干细胞的资料。

随后,就是8个月漫长的等待,等到实施捐献已经是2015年7月X号了。7月X号,我在宁波市鄞州区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赶赴杭州。捐献造血干细胞前先要打4天动员剂,早晚各一次,促进骨髓中的造血干细胞进入外周血,从而进行静脉采血。我每天打完针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舒服,只是晚上睡觉时觉得腿脚酸软,我以为这是宾馆的床太软了。后来跟前辈们交流,好些人都有这种症状,原来这就是动员剂的副作用了。7月X号8点,我正式开始采集造血干细胞。4个小时左右,160毫升造血干细胞悬混液采集完毕。有一位志愿者从医院赶来,带来患者家属的感谢信,带去我的造血干细胞悬混液赶回医院。患者是个小女孩,除此之外,别的信息一点都不知道,但我心中的牵挂一直都没有停止。

捐献结束后,当天下午我就回到了宁波,单位给了假,我在家休息了一个星期。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不舒服,该干嘛还干嘛。10月份,照样参加单位运动会。2016年4月份参加了镇海九龙湖马拉松迷你跑。

2016年1月份,省红十字会成立了造血干细胞捐献者护送服务队,我有幸加入其中,成为一名志愿者。2016年2月16号,我开启了人生第一次护送任务。捐献者也是我们宁波人,是北仑的一名公交司机,患者是一名小男孩,生命的种子由我传递。经过一上午采集的陪同和等待,当殷红的造血干细胞悬混液封装进储运箱,我的使命开始了。箱子不重,但我感觉却是沉甸甸的,里面装载一个小男孩对生命的希望,寄托着一个家庭的未来。一路上我小心捧着箱子,寸步不离,不敢有任何一点的闪失。到广州医院,已是晚上8点半,郑重地将箱子交接给医生,我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

经历了入库,配型,捐献,护送等全过程,我对造血干细胞捐献有了更全面更深刻的了解。曾经,我觉得献血也好,捐献造血干细胞也好,都是我自己的事,默默奉献就好。今天,我越来越觉得挽救他人生命的爱心是无比的可贵,应该让更多的人了解造血干细胞捐献,让更多的人加入中华骨髓库,给更多白血病患者带去生的希望。如今,作为一名造血干细胞捐献工作志愿者,我坚持参加各种公益活动,结合自身经历到各大专院校和企事业单位进行宣讲。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来自:中华骨髓库 《我们》一书

本文地址:https://www.hscd.org/archives/x241-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命因您而精彩的公众号,公众号:zjhscv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管理员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捐献造血干细胞,点燃生命希望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