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0!这件事,富阳走在全国县市区前列!

2021-08-05 11:22  阅读 352 次 评论 0 条

6月29日,区市场监管局灵桥所副所长赵琪成功捐献212毫升造血干细胞混悬液,成为富阳第29例捐献者;7月20日、21日,场口镇党群服务中心主任章立分两次捐献了378毫升造血干细胞混悬液,成为富阳第30例捐献者。

短短21天时间,富阳涌现出两名造血干细胞捐献者,给远方的患者带去了生的希望,并传递了来自富阳的温度。这也是富阳造血干细胞捐献事业飞快发展、富阳人民见义勇为、助人为乐大爱之举的一个缩影。截至目前,富阳入库志愿者达4850人,居全省县市区前列;成功捐献者突破30例,走在全国县市区前列。

第29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赵琪

在女儿心中撒下一颗善良的种子

△赵琪(右二)与工作人员合影

今年4月8日是一个让赵琪终生难忘的日子,他于这一天接到了区红十字会告知初配成功的电话。“我是2019年参加单位组织的‘我为七一献热血’活动时登记入库的,想想只过了1年多就配对成功,有些不敢相信。”他没有立即给对方一个答复,只是表示需要回去考虑考虑。

与别人不同,赵琪没有找妻子或父母商量,而是与8岁的女儿探讨造血干细胞的事。

在这个过程中,女儿问了三个主要问题:“什么是捐献造血干细胞?”“你把血给了别人,你会不会死?”“要是你捐了,他还是没有救活怎么办?”赵琪尽量用通俗的语言给女儿解释了造血干细胞捐献的事,并肯定地告诉女儿,捐献造血干细胞只是需要血液里一部分种子细胞,所以爸爸不会出现身体问题,只要去捐献,就代表对方有活下去的可能性。

“如果你遇到这样的情况,你希望有人可以救你吗?”面对赵琪的问题,女儿坚定地点了点头,两人心中有了同一个答案——捐献。他希望通过言传身教的方式,在女儿心中撒下一颗善良的种子。

妻子是5月中旬得知消息的。“起初她有些担忧。”赵琪说,但作为小学教师,妻子很能体会绝症患者及其家庭的苦楚,也希望帮对方一把,让对方回归正常生活。没了后顾之忧,赵琪专心准备捐献的事。他说,等待的40多天里,有20多天他坚持每天跑5公里,以增强体质。

“从未觉得自己如此重要过,以至于偶尔外出散步时会不自觉地回头,害怕身后来往的车辆伤到自己。”救人的使命感油然而生,肩上的责任也日益加重,对于捐献中的每一个细节,赵琪询问清楚后一一在笔记本上记录下来。比如,受血者已入无菌仓5日,免疫力仅40—60%,采血日0%免疫力(免疫缺失);近期不食热带水果、高热量食物,捐献采血当日不吃牛奶、鸡蛋等高蛋白食物……

△赵琪的入院笔记(部分)

为何要记下受血者进入无菌仓的内容?他解释,这是提醒自己牢记悔捐的严重后果。从医生处,他知道悔捐事件不仅会浪费对方家庭支付的费用,还会导致受血者在完全失去免疫力后得不到匹配的造血干细胞,意味着患者直接失去了生的可能。“我特别想和大家说一句,要是答应捐献,请坚持到底,不要中途放弃。”

经过充分准备,6月29日,赵琪在浙江省人民医院进行了造血干细胞捐献,4小时32分钟成功采集212毫升的造血干细胞混悬液。

事后,他收到了一封让人动容的感谢信:“倘若小孩将来能康复成长,我将势必告诉他向您学习和看齐,并将这种无私和大爱传递和延续下去。世界很大,却又很小,相信在将来某一天总会有缘相见”。

记者了解到,赵琪不是区市场监管局进行造血干细胞捐献的第一人。自2019年以来,该局连续3年开展“我为七一献热血”志愿献血活动,献血总量达65000余毫升,并有13名干部加入中华骨髓库,还涌现出了王林刚、赵琪两位造血干细胞捐献者,捐献人数列富阳区级机关首位。

第30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章立

希望更多人加入中华骨髓库

△章立(中)与妻子、儿子

章立的第一次献血是在2000年,彼时他还是苏州科技学院(现为“苏州科技大学”)的学生,对献血之事知之甚少,但觉得可以帮助别人就去做了。之后,只要有机会,他就会去献血。今年1月他献血后,不久便接到了区红十字会的电话。

“下班路上接的电话,一开始还不太相信,因为2015年登记入库后,就再也没想过这件事。而且都过了6年了,竟然与别人初配成功了,就像是中彩票一样幸运。”章立在电话中一口答应了捐献的事,回家后就将这事告诉了妻子。“妻子是一名护士,对于造血干细胞捐献比我更了解,也非常支持我的做法。”

5月下旬,进行了高配化验和身体全面体检,6月下旬接到通知高配成功。章立自决定捐献之日起就迅速调整饮食、作息,要求自己每天走路1万步左右,住院期间仍每天坚持走路,让身体保持一个最佳状态。

经过两个多月的准备,他于7月20日和7月21日在浙江省人民医院进行2次捐献。可捐献的过程出现了一些小插曲。“手臂采集的血流速很小,医生只能改从颈部采集。”这就意味着第一天章立需要侧着头坚持近7个小时。“等第一天采集完,整个脖子都僵了,过了很久才缓过来。”

7个小时的采集仅获取了210毫升的造血干细胞混悬液,无法满足一位成年患者所需要的量。次日,章立又在医院躺了4个多小时,采集了160毫升造血干细胞混悬液。为了救人,吃的这些苦他都觉得是值得的,他始终认为这是一名共产党员应该做的事情。

10岁的儿子并不能理解,第一天见爸爸身上插着管子,血液在管内不断循环,儿子默不作声,站在一旁流眼泪。章立知道儿子是心疼他,等采集完成后他向儿子解释了捐献的意义以及对身体没有伤害等,儿子的情绪才慢慢好转。

他也将受血者写来的感谢信读给儿子听。“旧疾复发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人生轨迹仿佛又要回到那个充斥着消毒药水味的医院中,生活再次失去了颜色,我也不知何去何从。”听到此处,儿子深深体会到对方的恐惧与爸爸的伟大。

经历过这次捐献,章立非常感谢单位领导同事和家人的关心理解和支持,特别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加入中华骨髓库,给身患绝症的人带去生的希望。

为赵琪、章立及所有捐献者点赞。希望更多人加入,传递“生的希望”。

记者 周晓露 通讯员 屠丽敏 王瑞成

来自:富阳日报

本文地址:https://www.hscd.org/archives/fuyang293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命因您而精彩的公众号,公众号:zjhscv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管理员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