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捐干故事】袁斐:超级金庸迷有始有终 捐献干细胞无怨无悔

2017-07-02 12:07  阅读 3,679 次 评论 0 条

浙江省嘉兴市 袁斐 2016年1月捐献造血干细胞

浙江省嘉兴市 袁斐 2016年1月捐献造血干细胞

我叫袁斐,《碧血剑》主人公袁承志的袁、《雪山飞狐》主人公雪山飞狐胡斐的斐。我于1983年8月出生于安徽省宿州市,2011年11月来到嘉兴工作。我于2012年7月成为中华骨髓库造血干细胞志愿捐献者,2016年1月15日历经5个小时完成捐献256ml造血干细胞混悬液的捐献,为北京一位患病男青年送去重生的希望。成为嘉兴市南湖区首例、也是2016年浙江省首位成功进行造血干细胞捐献的志愿者。

因为酷爱金庸  所以定居嘉兴

众所周知,武侠泰斗金庸先生是浙江嘉兴人,这也是嘉兴最为耀眼的一张“金名片”。之所以当初选择来到嘉兴这座陌生的城市,原因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金庸是嘉兴人,所以我对这里怀有“精神故乡”一般的特殊情感。酷爱金庸小说的人比比皆是,但是,因为这个原因而选择“背井离乡”来到嘉兴定居,试问又有几人呢?能够毅然放弃家乡安徽的亲友人脉,来到完全陌生的嘉兴生活、工作,我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我是一个“骨灰级”的超级金庸迷,迷到什么程度呢?家中关于金庸的书籍可谓汗牛充栋,每天都要抽空读一点。我曾经于大学本科、硕研期间开办多场金庸讲座,还在安徽合肥电视台做过相关文化节目。2017年4月8日,我在嘉兴市委宣传部主办、市图书馆承办的“南湖讲坛”开办金庸讲座,以“金庸作品中的嘉兴情结”为题,讲述这份热爱之情,此后,陆续在嘉兴一中、海宁张宗祥书画院、浙江财经大学东方学院等地举办多场金庸讲座,矢志于金学研究。

金庸小说所颂扬的侠义精神深深地影响了我,身边的同事、朋友们都说能感受到我身上特有的一股侠情、义气。在嘉兴生活的近五年来,我热心公益活动,不管是单位组织的还是社区自发的,我都积极参与,传递着正能量。

浙江嘉兴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袁斐开办金庸讲座

因为热爱武侠  所以有始有终

2012年7月24日,我又一次来到嘉兴市中医院中心血站参加无偿献血,恰巧碰到中华骨髓库造血干细胞捐献的宣传,当即报名捐献成为了中华骨髓库的一名志愿捐献者。时隔三年多,这件事情早已随着平凡而忙碌的生活渐渐被我淡忘。2015年10月,我忽然接到了红十字会打来的电话,告知有一名需要造血干细胞移植的白血病患者与我初步配型相合符合,是否愿意进行高分辨匹配,我当即不假思索地表示同意。2015年11月,我到嘉兴市红十字会抽血样进行高分辨匹配,并于12月底被告知高分辨10个点位完全相合,并约定于元旦后进行体检。

2016年1月5日,我依约来到嘉兴市第二医院接受体检。按照正常的流程,体检报告出来要一个月左右,那么捐献要到过年以后了。然而仅仅两天后,晚上六点多,我却接到了浙江省红十字会打来的电话,告知患者病情严重,目前身体状况可以接受捐献,如果到年后可能会有反复,所以他们通过传真方式调阅了两天前的体检报告,认为符合捐献条件,最好下周一赶赴杭州进行捐献。知悉这一突发情况后,我当即表示一切以患者为重,愿意服从红十字会的安排,下周一赶赴杭州。

2016年1月8日,星期五,嘉兴市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来到我当时的工作单位对接下周一赴杭州捐献的事宜。临近年末,工作繁重,我于当天晚上加班到晚上十点多才回家,把手头的工作做好了交接。接下来的两天,我也没有能够休息,因为要忙着新房子的装修。星期六,跑了一天的建材市场看装修材料。星期天,上午办理交房手续,下午就开工装修,从早上八点一直忙到晚上八点才回家吃饭。

安排好公事私事,1月11日上午,我准时赶赴杭州,来到了浙江省中医院骨髓移植中心。在随后的五天时间里,我一共注射了9针造血干细胞动员剂,中途还采集了两次血样。由于病人病情紧急,我每天早晚各注射一次造血干细胞动员剂。动员剂的副作用反应令我腰酸背痛夜不能寐,加上又非常思念18个月大的儿子,整个过程甚是煎熬,但我无怨无悔。

我做人的格言是“靡不有初,鲜克有终”,我认为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要有始有终。从一开始成为志愿者,到后来被告知配型成功,我从来没有过任何反悔的想法,还托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转告患者:“无论出现任何情况,都不会反悔,请放心!”所以,在我入住浙江省中医院的同时,患者也同时住进了北京的无菌舱病房,为接受捐献做好一切准备,完成这场生命的接力。

因为珍爱生命  所以无怨无悔

2016年1月15日,从上午9点至下午1点30分,在杭州的浙江省中医院12楼血液科22病区,经过连续多天注射动员剂后,我终于成功完成了256毫升造血干细胞混悬液的采集提取,为北京一位患病男青年送去了重生的希望。我的这一事迹先后被《南湖晚报》、《嘉兴日报》、《青年时报》、嘉兴电视台等报道,并被各大网站竞相转载,获得了积极的社会反响。

在将近五个小时的时间里,躺在病床上一动不能动,原本就害怕打针的我,任凭身体中的血液从粗大的针管中流进流出。捐献造血干细胞先从左手臂输出全血,经过血液分离机提取处理后,提取出一部分造血干细胞,其余的血液再通过右手臂输回体内,最终提取出256毫升的造血干细胞混悬液。

其实,2007年我读研一时,父亲罹患淋巴癌,我带着父亲四处求医,最终父亲痊愈了。因为这段经历,我深刻感受过癌症病人对生的渴望,所以更加坚定了捐献的决心。因为对生命的珍爱与尊重,所以,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加入中华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者队伍,让爱心不断传递下去。

2016年1月,袁斐手持自己刚刚采集捐献的造血干细胞。

附:采集捐献造血干细胞前一晚因注射动员剂而腰痛难眠,写给造血干细胞受者的诗

《于杭城将献干细胞而有寄》

万般困顿身无定,一己任侠慰平生。

西子重游梦杳杳,四载悠悠醉禾城。

心系稚子夜难寐,血寄京域盼重生。

庸碌竟日何所道?且将萍踪录杭城。

(完)

来自:中华骨髓库

历史上的今天:

本文地址:https://www.hscd.org/archives/x262-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命因您而精彩的公众号,公众号:zjhscv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管理员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